隐羯

我不吃安利。

每一个明天都比每一个昨天更喜欢白宇

祁玖er:

哭僚,哥哥们真的很好 想对全世界安利你们❤
图来自微博:乡下的喵喵猫

白宇哥哥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我本想说他温柔善良体贴开朗有趣,可一大堆形容词抵不过一个“很好”的词,他在我心中真是一个完全可爱的形象,我希望他快乐幸运,世界对他有完全足够的善意。

mimi0979:

对于小白的分析(3)
我哪里违规了要被屏蔽??

白宇哥哥太可爱了

所以是常温:

终于了解为啥大哥会偷拍白叔了……因为这睡颜实在是…😭😭😭😭

N次对家试图拆柜子,一次我俩把门踹开了。

笑到哈哈哈哈哈差点姨妈倒流居北is rio哈哈哈哈哈一夜七次哈哈哈哈

Iron&Steel:

没吃药。


过于沙雕,没法上升。




1.


曾经有一个真挚的问题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好好回答,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这样回答这个问题——对家有什么缺点?


答:恋爱脑。




2.


在坦诚相待之前,如果说,我是笔直的电杆,对家就是更直的硬钢,某一刻,他的直感动了我。


粉丝:哥哥真的好白啊。


对家:化妆化的。


记者:你是怎么克服紧张的呢?


对家:我没打算克服啊。


记者:你觉得你是用什么方式战胜情敌的?


对家:我失败了啊。


记者:但是最后她喜欢的是你!


对家:那是她的问题啊。


记者:你听懂我前面问的问题了吗?


对家:没有。




3.


真的,我敢保证,如果不是对家有着倾国倾城一张脸,他早就已经被粉丝和记者包围起来,毫不留情地打死了。




4.


所以我超级放心的。




5.


虽然,是吧,我们拍的这部戏,题材比较那什么,搞得我有点小尴尬,可是戏是戏,生活是生活,只要我俩都笔直,哪怕剧里卿卿我我。




6.


很快我就开始有点不确定了。




7.


为什么一个直男,在沙发那么大的情况下,要这么紧贴另外一个直男?


空调也没有那么冷吧?


还是说我这边的沙发会更好坐?




8.


我刚想开口提醒一下,直男与直男授受不亲,对家就按着我的肩膀起了下身,想来是要换个位置。


啊,原来是我想多了,对家只是不小心坐得离我太近,现在他自己也很不自在。


才怪。




9.


为什么当他坐下的时候,距离更近了?


他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




10.


也温暖了我的身体。




11.


真的好热啊。




12.


还有包早餐这事,本来我也觉得挺正常的,我胃不好,但是懒得吃,嫌麻烦,对家就天天给我带。


就,很善良啊,仙子皮囊,仙子心肠。




13.


发小说,你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今天胃不好的人是我,在我不会死的大前提下,你会这么善良,每天给我带豆浆油条小笼包吗?




14.


对不起,我是个恶人。


还包发小早餐,我没往他粥里下毒,都说明我还有一丝人性与良心尚未泯灭。




15.


但是我坚信,这是因为对家好人。


对家看起来就是个好人,也是个美人。




16.


他虽然美,却有着与美貌完全不符的巨大力气。80KG铁,他举得轻轻松松。


我不信了,我一定能举起来,一次就可以了。我竭尽全力,我咬牙切齿。




17.


杠铃纹丝不动。




18.


当我的粉丝一定很快乐,在全天下母亲粉流着泪劝自己的乖儿子千万别去健身房举铁的时候,我的粉丝什么都不用做,只用惬意地幸灾乐祸就好。


哈,举铁?放心吧,我们家这个,举不动的。




19.


但是掰手腕的时候,对家的力气忽然又变得超小了。




20.


我面红耳赤地把他掰过去,想象中的掌声和欢呼没有响起,工作人员捧腹大笑,说我对家犯规,泄洪了!


不是,能别这么小瞧我吗,我好说歹说比他还要高上那么一丢丢呢,怎么就成他放水了?




21.


我说,再来一盘。


对家说不要了吧,你不累吗?


我很坚定,不累,再来一盘!




22.


秒输。




23.


很多悲剧,从开头就已经注定了。




24.


我累了。


从这一刻开始,我要做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25.


再有就是吃鸡,我们俩没事就一块打打游戏,结果那天正好撞上一个职业玩家,我很开心,终于不用苟二十分钟了,大大带我们躺鸡吧。


没有了必须要赢的压力,对家就很有余裕了,有的没的和我聊天。




26.


我为了听对家说话,尽管隐约听到那个职业玩家的声音,却也没心思去分辨他到底说了什么,只顾着回答对家了。




27.


职业玩家大概也有点心累,放弃了和我们交流,自顾自端着枪去冲锋陷阵了。而我一个晃神,就中了一记。


我跟对家说,扶我扶我扶我!扶朕起来,朕还能苟!


对家说,来,喊声哥哥听。




28.


我的直男雷达还是很灵敏的。现在它告诉我,正常的男生,是不会在你倒下的时候,趁机让你喊哥哥的。




29.


参见我和我发小,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喜当爹。




30.


我只能假装没听见对家的话,生而为人,死得其所。




31.


起码在我的游戏角色光荣牺牲前的最后一刻,我都保持了我的笔直,我的忠贞,我的不屈。


我真棒。




32.


其实私底下我确实有喊过对家哥哥的,但这,对吧,这能一样吗?


这大庭广众的,你说要是就只有我跟你在玩,那我就喊了,是吧。




33.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34.


要怪就怪对家太好看了,真的太好看了,很烦啊。




35.


经常我都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自发自觉做出了反应,结果工作人员就说我口嫌体直。


你们错了,我只是颜控罢辽。




36.


我开始想办法,把自己和对家从那疑似走歪了的路上掰回来。


这个办法,不是那么厚道。




37.


对家演戏十年,和我拍完这部剧才开始火的,在那之前,他没办法自由地挑选角色。


所以他真的是啥都演过了。




38.


包括毛猴。




39.


这真的是一个超好的突破口,请问大家见过哪个Gay会天天给别的Gay发毛猴表情包吗?


没有的吧,所以这说明我和对家都很直啊。




40.


对家果然因此感到无语,但他又不能真的打我,只能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我真的是太机智了,一石二鸟,既给了粉丝一个交代,又划清了我和对家的界限,攻受啊不是泾渭分明。




41.


结果我发现,这一招前面还比较灵验,后面就慢慢失效了。


对家他,居然,习惯了。


之前提起毛猴他就咬后槽牙,现在,他已经学会微笑面对了。




42.


这就苦了我了。




43.


我不是真正的快乐,我的毛猴表情包只是我穿的保护色。


现在没有猴保护我了。




44.


对家给我发语音,怎么后面他们都不发毛猴了?你也不发了。




45.


这里必须要说一点,对家的声音,那是相当的好听。


用网络流行语说,就是苏,苏得粉丝想给他生一座花果山。




46.


所以你们可以想象,当他用这样的声音来说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感到一种深深的违和,和深深的无力。




47.


您老是抖M吗?




48.


事实证明他不是,我才是。




49.


明知道对家很忙,我还非要邀请他来我直播间玩耍。


粉丝都很期待,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热闹的一次直播了。大家翘首以盼,等着对家空降。




50.


然后他鸽了。




51.


对家人美心善,没什么不好,就是很电子废,研究了半天他都找不到pk按钮。


再有一个,他也很忙。


但他确实是人美心善的,还发了语音让我帮忙解释:“我不是不想来,但是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




52.


我知道啊。




53.


我当然知道啦,大忙人,行程排得那么满,连和我一起吃鸡送快递的时间都少了。




54.


无所谓啊。




55.


啊,可能,也许,或者,有那么一点点所谓吧。


但我还能怎样,能怎样,最后还不是落得对家的下场。


成年的世界没童话,好聚好散如此便罢,各自潇洒。




56.


在我沉浸在伤春悲秋里无法自拔的时候,雪上加霜,我的黑热搜也来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我对家的N个话题就这样出现,空降热搜前十。




57.


万万没想到,我对家长得那么柔弱,看起来那么温和,刚起来这么强硬。


真是人不可貌相。




58.


更没想到的是,当晚他就来和我开诚布公了,一片赤诚真心袒露在我面前,这是个人都没法拒绝吧。




59.


更何况他还长得那么好看。




60.


我说我是个直男,对家说没关系,他也是。但是我们可以慢慢来。




61.


于是我们就开始了秘密而没有方向的地下恋爱。




62.


我虽然不是母胎solo,但我真的没试过跟一爷们处关系,恨不得全网搜刮一下男男恋爱秘籍,当然网上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我就很茫然。




63.


如果是个妹子我还可以给她买买买,为她放弃游戏,这样那样之类的。


可是我对家有钱,也爱打游戏,那我岂不是只剩下最后一个选项?




64.


但对家说过,要慢慢来,一下子就到那一步,是不是不太合适?




65


而且我还没有经验,怕弄疼他。




66.


没办法,只能精神恋爱了。发微博掐一下时间点,工作室文案隐隐约约cue一下,广告拍摄现场稍微眉来眼去一阵……什么的。咳。




67.


我还算收敛的,主要是对家,他本来性格就很刚,还是白羊座恋爱脑。


虽然我也是白羊座,哎,但是还是很不一样的。




68.


我是圈地自萌,他是巴不得拿个喇叭昭告天下,大家好,我们在一起了,我的言行举止都在暗示你们,我们在一起了。


周围的人纷纷表示没眼看,而粉丝,对了我俩还有CP粉来着,我登陆微博小号,想看看大家是不是被甜得晕过去了。




69.


“什么同款,不是,就是买一送一。”


“巧合而已,没必要什么都往CP上扣吧。”


“掐什么时间点,哥哥们都那么忙,你觉得他们会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掐时间点吗?”


“星空是星空,宇宙是宇宙,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怎么想的?”


“吃糖可以,理智一点,不要住脑,不要xjb磕,这么硬,也不怕硌了牙。”




70.


太感动了。




71.


粉丝就是会为我们着想,怕我们的事情传出去有什么影响,千方百计地替我们圆场。




72.


但是这依然不能阻止我对家的恋爱脑,出了国都还时时刻刻惦记着我。这个是罗马假日拍摄场地,你喜欢的小绿就是这部电影里的。这个是权力的游戏的演员之一,你喜欢这部作品吧,你在采访里提过的。这个冰淇淋口味任选,你看,我挑了椰子和芒果,芒果在下面是因为我先点的这个。我翻了双担的牌子。你吃辣府了啊,那我也去。你没发现我这条掐点了吗,罗马时间933,晚一分是因为国外网络不行,你怎么能没发现呢?




73.


大哥,我好怕啊。




74.


柜门说它快倒了,我撑得好辛苦。


我力气没你大,你悠着点行吗?




75.


我合理怀疑我对家谎报了年龄,因为以我的人生阅历来看,三十岁男人不太做得出这些事。


这更像是初中生早恋时会做的。




76.


幼稚,幼稚,而且幼稚。




77.


不过还挺可爱的。




78.


他还有个幼稚的地方,就是爱吃醋。




79.


而且还不是小女生那种无理取闹发脾气式吃醋,而是相对成熟的三十岁大男人式吃醋。


具体表现为:一言不发,盯着我看。




80.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老坛酸菜牛肉面。




81.


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比起别的男明星来说,我要更容易吸引男粉。


对家沉默了许久,终于开了金口:“你为什么要对男饭笑?”




82.


不是,本来对待粉丝就应该要温柔点,男粉还是粉丝里稀有的品种,好吧虽然我的男粉可能相对而言也没有那么稀罕,但是我不对着他们笑,难道还能对着他们哭吗?


我能吗?




83.


见我不回答,对家就继续回到沉默的状态里去了。


可是美人的沉默是普通的沉默吗?


不,这是变相的撒娇啊。




84.


哄人一般都是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过第三项,我感觉有点困难。


那就只能先亲亲看了。




85.


也不知道怎么亲着亲着,我就晕乎乎地被他压在身下了。




86.


疼,真的疼,疼得我胡思乱想,满脑子都是激情洋溢的专业解说。


“各位观众,各位观众,最激动人心的一刻就要到来了!居北与北居队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经过一个半月的拼搏,两支球队终于晋级决赛。”


“比赛正式开始了,两支球队精神饱满,踢得很有章法!球迷们的欢呼声在哪里?”


“哎呀,居北队的球员一个抢断!射门!射进去了,他射进去了!”


“球进了,居北队先发制人,率先进球了,恭喜居北队,这下我们的北居队有压力了吗?加油啊!”


“在先失一球的情况下,北居队可能会有点精神压力……但是鹿死谁手还不能过早断言。”


“好的,上半场比赛结束了,目前比分是7:0,居北队遥遥领先。让我们期待下半场的比赛!”  




87.


我当然也想反抗,可是在对家不配合的情况下,你们真的以为我能赢举铁80KG的金刚芭比吗?


那也太瞧得起我了。




88.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不,我不敢。


告辞。




89.


第二天醒来时,我只想立刻拉对家去KTV高歌一曲好心分手,如果我还有那个力气的话。




90.


虽然,也不是完全没爽到。




91.


罢辽,结束这个话题吧。




92.


我俩当然不会把这种事四处宣扬,但是居然不少人看出来了。


“就是,你整个人的气质,最近变得……越来越……你懂吧?”


我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做一个傻子多么好。


“到时候你的男粉就更多了。”




93.


我脑阔疼,屁股和脑阔一起疼。


男粉多,就要被这样那样,然后男粉就更多了,然后又要被这样那样,然后……


这是什么无解的恶性循环?




94.


感情突飞猛进,对家的恋爱脑也在突飞猛进,我只是随口提了一嘴,微博评论有人说我的机场造型太过随意,眼镜都没换过,他就去把意大利的眼镜店都逛了一遍,挑了几副好看的买回来送我。




95.


我服了,我真的服了,我心服口服,我respect.




96.


要是我说我的屁股太过疼痛,对家会放过我吗?




97.


不,他不会,他只会让助理把全世界的药店逛一遍,买几管最好用的药膏送我。




98.


没看出来,我对家走的还是狂霸酷炫拽总裁路线,明明他长得更像适合被我金屋藏娇的那一个啊?




99.


对家的恋爱脑不仅体现在买买买,还体现在情话的功力大增上。




100.


那天他忽然对我说,他发现了他自己一个优点。




101.


由于对家从来都不是喜欢自夸的人,我还有点诧异来着。




102.


然后他就发了句话过来。




103.


“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104.


......




105.


你是谁!你把那个说句“你带火机么得”都会脸红的单纯大男人还给我!




106.


其实,我对家真的很好的。


他很努力,很踏实,很认真,是一个敬业的好演员,也是一个优秀的好男友。




107.


除了在床上和踹柜门的时候,他都很温柔。




108.


所以我也要不断努力,要让自己以后更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和爱你的人。




109.


现在拆柜门还是为时过早了,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我和他都会变得足够好,足够温柔,足够强大。




110.


十年后,我和对家手牵着手站在大家面前,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人:其实他不仅是我对家。


还是我对象。




111.


一辈子。








Fin.







哈哈哈哈是我本人没错,白宇哥哥我爱你!

巍澜and居北:

woc   我要@居一龙!他老婆被男粉调戏了!🙉🙉🙉🙉🙉

北北听见了还回头对男粉笑了一下!🙊🙊🙊大嫂!大哥提着四十米斩魂刀赶来了!!!

居北的小虫:

【无责任拼图】

这个侧颜太好搞了吧,存了好多龙哥的侧颜,手边没有ps,回来好好捯饬捯饬

小白今天太刺激了受不了

好厉害的大佬!太有感觉了八

北居: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朱白/龙宇】快穿之拯救BE男配(连城璧篇25)R18慎入

哦呼

折云的flag号:

前篇看这里: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分割线——————————


看前须知:本章高能❗R18有,囚禁play有,黑化璧璧有,情节断层有,慎入❗不能接受的朋友可以选择跳过或者自己拉灯,不影响剧情的连接😘😘~我已经背好锅了,求轻点打啊啊啊啊啊啊T^T


(一)论一言不合就黑化的连城璧


(25)


如果可以接受,我们直接走外链:走weibo,别点赞转发评论哦


一点碎碎念:下一章开始会解密,关于我们璧怎么就黑了qwq以及白宇哥哥的腰会怎么样。
艾玛我又卡文了。。明天估计会和今天差不多晚发。。哎流泪辽

他乡月。

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Iron&Steel:

●pwp,纯属虚构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




白宇和我认识的时间长短不合适。长一点我们能当个好朋友,需要的时候转发一下微博,大家多多支持某某的新戏,谢谢啊。短一点我们是过客,萍水相逢,谁都别把谁当回事,客套一下差不多了,又不是要相亲。


光阴卡在一个尴尬的点,我对他的胡子的嫌弃尚未退却,靠在一起吃饭时掌心会出汗。这可以归结为夏日炎炎,其实饭馆里没那么热,扇叶一上一下对着顾客点头哈腰,送出足以抵消食物缺点的凉风。


那就是紧张,彭军师下了结论,思索许久,满脸恍然:你怕白宇吃了你?


我觉得认识这人的时间够久了,差不多今天就可以做个了断。




在白宇又一次迷迷糊糊靠着我肩膀睡着时我就知道了,这不叫紧张,我没有面对万众瞩目,工作人员各忙各的,对我们这点超乎常人的亲昵不以为意,我也不用坐在椅子上回答记者刁钻古怪的问题。


我的心脏跳得太快了,怦怦,怦怦,我都怕下一秒它从我胸腔里劈出一个口,小心翼翼地爬出来,像光辉女郎从管道挪向蚁烟稀少的地方。


白宇平时很闹腾,一到休息时间片场就被他擅用为相声专场,工作人员的笑声捧起他的种种搞怪。他说他私下很安静,我也是信的,像现在我的心跳声大如雷鸣,盖过他均匀清浅的呼吸。




我的平衡车总是被他占为己有,他踩得很熟练,一旦视野里出现我,立刻歪倒,手伸过来:哥哥,哥哥扶下我。


他天生会撒娇。因为他知道大家都吃这一套,谁能被他的笑眼盯着超过三秒还面不改色?他胡子拉碴,看起来甚至比我还大,但全剧组的人都在惯他宠他,拿罩子将他盖起来,供以新鲜的氧气和充足的水分。


一般人喊我朱老师,一龙,龙哥,这已经到我极限,没有人愿意自讨没趣,碰一鼻子灰。白宇的肉垫就踩进雷区了,哥哥咱俩比蹲下,哥哥你车借我玩会呗。


我该阻止他,划清界限,这事我熟能生巧。可他毛绒绒的,我暂时没有虐猫的癖好。




长久了这就演变为条件反射,他拿着麦克风,歌词里有个“哥”字,我都上赶着“欸”一声,干脆利落,招来他不客气的白眼。第二回他避开那个字,后面他依旧唱,却不理会我的捣乱。


他看着大大咧咧,心思比谁都细腻,说不出来的话他就用歌词替代。我是明白的,但他唱的都是什么:手足情兄弟心,你为我遮风挡雨。


还是不了,他比我还高一点,天塌下来也是他的手先够到。可他确实比看起来柔弱,面红耳赤推不动杠铃,又开始耍泼耍赖:你说你长这么帅,力气还这么大,让我怎么活呀!


工作人员窃笑,用眼神告诉我:你拿他没辙的。




错就错在他和我不是一类人,酒精蒙了他的理智,撕了我的面具,工作人员在隔壁房间猜拳打牌,笑闹声透过薄薄的墙壁传过来,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到他的锁骨里,转了一圈,又沿着他紧实的皮肤流下去。


疼,他喊,你轻点哥哥,你,你出去。他语无伦次,我恍若未闻,加大力道冲撞着,看他把脸埋起来,白色的床单洇出一小圈水迹。


我大概早就想这么做了,在我第一天看见他,大太阳迫使他脱下外套时,半湿的衬衫摸着他的蝴蝶骨,勾出他的腰线,肆无忌惮地招惹人。工作人员都在看着这边窃窃私语,他一无所察地露出两排小白牙,你好,我是白宇。


现下我们把礼貌和廉耻都扔到九霄云外,他的哽咽求饶被我堵在齿间,我们像爱人一般接吻。他的胡子没有看起来那么扎,嘴唇比想象中还要更柔软。




这算各取所需,你情我愿,顶多是我有点收不住,让他掉眼泪了。作为补偿我把他抱到浴室里,水流击打着我的脊背,让我的理性回笼,我知道我可能做了错事,愧疚是有的,但并不后悔。


那种滋味,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至少该尝一次。




我又错了。一次是不够的,我的自制力没好到允许我停留在浅尝辄止。食髓知味是生物的老毛病,我没能克服。


白宇太乖了,他连微弱的挣扎都没有,疼的时候就一口咬在我肩膀上。


唯一一场需要露肉的戏都拍完了,我没什么好顾忌,他又不是尖牙利齿,他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是软的,除了此刻被我掌控着的某一处。




我照例帮他洗完澡,他蜷成一小团睡着了,像胃痛的赵云澜,但我很清楚我身边躺着的人不是赵云澜。拍戏这种事,过程里是当全力以赴,了结后就不必往心里去,毕竟都是演出来的,骗谁呢。


空调温度低,他循着热源摸索到我怀里,半梦半醒睁开一只眼,哥哥。


我还没应答,他又去找周公。我无可奈何地摸着他的头发,盘算着晚点再去冲个冷水澡。


至此我依然不知道如何定义我们的关系。爱人?远远不到。尽管工作人员无时无刻不在起哄,亲一个,抱一个,仿佛我们当真是一对。




解答这个问题的竟然是粉丝,比知己更知,比密友更密。这个形容堂而皇之,遮住暗流涌动。我起身又坐下,挨白宇更近了些,几乎要把他挤扁。沙发那么大,主持人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不介意被看穿。在我从家里翻窗户爬出去玩时我妈妈就意识到,她儿子永远不可能是乖乖待在安全区里的人。不过大家都很厚道,替我们打着营业期的幌子,掩盖大部分的既定事实。


假如白宇是个女的,到这一步,我三十年的零绯闻史势必要被打破,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无论我们夜间有多逾越,天光一亮,我和他又是两路人。


他也明白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再也没喊过我哥哥。




有一晚我又做得太狠,拍戏强度也大,他的脸色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更不好,憔悴苍白,被厚厚的粉底盖过。


我有权沉默,有权视而不见,但最后我走过去,压低声音对导演说,你去看下小澜澜,他好像发烧了。


导演眼睛瞪大:你喊他什么?


我该喊他什么呢,宝贝儿,亲爱的,我喊不出口,我们也没到那种程度。导演起身去给他找药吃,白宇摆摆手,勉强勾了勾嘴角,没事,我没那么娇贵。




他是不明白,生病的是他,难受的不止他一个。我忍无可忍,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过水杯和药,看着他把药片咽下去,喉结微微滚动。


等他闭上眼我又懊恼,我这是在做什么?施舍些无处安放的怜悯,做出慈善家模样?我大可以不管他,由他死撑,左右是伤不到我。


是我自私,我自己怕疼。我不想看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我来播撒些同情和照顾,显得我好慷慨。




我们的营业期不长,按照圈子里的说法,是时候解绑了。


经纪人拿笔尖戳着桌面,冷静客观分析利弊,你看,剧已经播完下架,新戏准备提上档期,接下来就不需要跟白宇互动了,专心宣传新作品吧。


我猜想白宇那边也是有人那么跟他说的,有一晚直播从头到尾他都没提过我。还有别的原因——先前他说我要去直播间,粉丝很期待,他也很兴奋,可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发了语音让他替我向大家解释,实则是借此机会向他解释,于是有人抓住把柄,你们看,这是单方面互动,某人想解绑了,某人还不死心。


那几天白宇仿佛人间失踪,或者说从我的世界里失踪了,微信不回,电话也不接。




他退回界内了,我自然可以顺着坡下,从今往后大路朝天各自走,谁都别回头。


白宇的黑热搜来得很快,我们俩人气上升速度太迅疾,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我早有预料,也已经习惯。


但我知道他介意。


他整天把笑挂在脸上,伤疤痛楚藏着掖着,时间长了粉丝真被他唬弄,以为他心如铁石。他会戴着耳机看完很多条负面留言,然后不说话,把帽檐向下扯一点,手指都是抖的。




我本无意宣传我的新剧,并不是说剧本有多烂,剧组有多不好,只是我没觉得有多大必要,这就是一部戏,十年来我拍了很多部这样的戏,它不特别,也不突出。


黑热搜升到首位了,我拉了群,和小室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商量讨论,热搜在短时间内阵容大改,粉丝撕得天昏地暗,你们看,这就是你们口中的好哥们,一个被黑,一个无动于衷,还在那里讲些有的没的。


她们措辞难听恶劣,我不在意,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希望白宇回我信息,我没机会再管他的早餐了,不知道这几天他吃得好不好,饱不饱,胃病还有没有犯。




在我等到他的消息之前,经纪人气急败坏找上我,道理讲了一长串,我都没听。我在圈子里沉浮十年,不是为了在谁的教育下战战兢兢地向前走。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这我知道,就连同林鸟在大难临头尚且各自飞,遑论这回的事件与我全不相干。


可有些事情我又记得太清楚。我记得白宇骑在平衡车上,笑着搭住我的肩膀,哥哥你不准躲开啊不然我要摔了。我记得他把独自在一旁吃盒饭的我拉到太阳底下,你们看龙哥多心机,躲在角落不晒太阳,只想让我一个人黑!我记得他睁着双惺忪的睡眼露齿笑,记得他专注又紧张地帮我剃胡子,记得他把我从自己的小世界里拽出去,记得他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记得他从机场另一端向我走来,记得他的全部,好与不好,好占大半。




白宇在凌晨两点左右发来语音,哥哥睡了吗?这问题很无聊,且自相矛盾,我认认真真回答,还没有。他说你唱首歌吧,唱安眠曲,我睡不着啊,我不困。


我把手机支好,拨弄着吉他弦,看着摄像头另一端分明昏昏欲睡的他。


是首几年前的老歌,一部荒诞又讽刺的黑色幽默电影的插曲。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他知道歌名,他肯定知道。不然他不会再次露出那样的笑,纯粹明亮,温柔喜悦。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