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羯

我不吃安利。

【朱白】听说朱一龙和白宇在一起了?(甜饼/翟天临视角)

哈哈哈哈


三三:



*终于考完了嗷嗷嗷嗷我肥来了!


*微正翟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


*甜心 @晚柏孤舟 










我又从身边的人嘴里听到了关于朱一龙和白宇的一些风言风语。




一开始听到别人说他俩在一起了,我是不信的。我和白宇吃过一顿饭,看起来咋咋唬唬的一个小青年,怎么也不像是能让朱一龙这种百年老铁树开花的狠角色。我和朱一龙十多年的老交情了,我以为,朱一龙这样小说里男主角抠出来一样的狠人,要么就找一朵小说里女主角一样的高岭之花,要么就孤独一生。




可是当我从第三个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说法的时候,我开始怀疑了。




这么一想,当初朱一龙找我吃过一顿饭,带了白宇。他俩的互动方式好像确实有那么些不对劲。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朱一龙还好几次帮白宇夹菜。想想也是,我和他十年的交情他也没给我夹过菜,大概真的是我的直男思维太愚钝了,以至于现在才反应过来。




所以,后来朱一龙打电话拜托我帮忙宣传白宇新电影的时候,我问他道:“你和白宇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这家伙还和我装傻。




我心里一声冷笑。同学四年了,我还能不知道这家伙什么秉性。他一装傻,我就知道这事儿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我说:“你俩真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




他见我开门见山,也不和我装了,坦诚回答道:“就镇魂以后。”




虽然我不是很待见白宇那小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朱一龙真的承认他和白宇在一起了,我反而心里莫名觉得欣慰,就好像是自己家养了十多年的猪终于会拱白菜了那种感觉。




毕竟我曾经真的担心过这家伙可能会孤独一生来着。








我至今还记得我们上大四那阵儿的一次联谊,是和播音系的一群女生。播音系的女生出了名的质量好,肤白貌美腿长音甜。男生们搭讪的搭讪,邀舞的邀舞,一片活跃的气氛中,而我看到朱一龙坐在一个小桌子低着头专专心致志地应付着他面前的那盘布朗尼蛋糕。




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好心提醒他道:“毕业前最后一次脱单机会了,不把握一下?”




他抬头看我,嘴巴里塞得满满的,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道:“我先吃点东西。”




我问:“你来这是为了吃东西的?”




他拿起桌上一罐可乐,灌了一大口,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说道:“下午打完球还没吃饭就被老彭拽来了,饿死我了。”




我恨铁不成钢道:“行,你就吃吧,慢点吃别噎到啊。我去跳舞去了。”




他还真的点头答应,还指指桌上:“这蛋糕特好吃,我给你留一块尝尝。”




我说:“谢谢啊。”




他说:“不客气。”




我就邀了个女生去跳舞去了,跳了很久,回来看见他还在吃。又有几个认识的女生过来打招呼,我就又和她们聊了好一会儿,聊完一扭头,乖乖,还在吃。




他桌上的盘子叠了厚厚一摞,他正在吃一盘杏仁豆腐,旁边的盘子里留了一块布朗尼蛋糕。他还真给我留了一块。




我正要走上前尝尝这蛋糕到底有多好吃,这时一个女生先我一步走到了朱一龙桌前,看上去是个美女。美女迈着大长腿踏着高跟鞋哒哒地停在朱一龙的面前,坐了下来。




我当时离朱一龙不远不近,刚好能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




美女说:“你好。”




朱一龙说:“你好。”




美女笑:“我观察你两个小时了,你一直就坐在这吃东西,还没吃饱啊?”




朱一龙说:“还行。”




美女说:“这都结束了,不去跳舞吗?”




朱一龙说:“不了,我打算回去了。”




美女说:“刚好我也有点累,一起吧,你送我回去好吗?”




朱一龙说:“我明天还有早课,我帮你打个车吧。”




美女沉默了片刻。




美女说:“不用了。”




美女迈开她那双大长腿走了,在高跟鞋哒哒的声音里,朱一龙低下头继续吃他的杏仁豆腐。




当时目睹了这一切的我不由得心生感慨。这家伙大学里单身四年真的不是没有理由的,人家凭实力单的身,有这实力,还要什么女朋友。




而今我再次想起这件事,我不由得唏嘘,其实我当时就应该想到其中的玄机了啊。毕竟现在看来,人家朱一龙想要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女”朋友。








后来我和朱一龙见面。我问他:“那么多人追你你都没正眼看过的,怎么就看上白宇了呢?




朱一龙想了想,扑闪着他那双大眼睛,认真回答道:“小白很好,他真的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我佯装不悦:“我不是一个特别好的人吗?”




他说:“你也很好啊。”




我说:“那你怎么没看上我?




朱一龙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立即。尽管他很快又舒缓了表情解释说你和小白是不一样的。我深谙人的第一反应才最诚实的这个道理,所以我觉得我不能去深究他那一瞬的皱眉里毫不掩饰的嫌弃。




我强行压抑住心里的不悦,语重心长地说:“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条路可不好走。”




朱一龙说:“我早就想清楚了。”




他嘴角噙着微微的笑,语气很平淡。我了解他,他这么说了,那大概是真的下定了决心了。他是一个很犟很犟的人,他下决心要做什么事情,就再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我拍拍他的肩膀:“虽然我还是不怎么赞同你的选择。但是作为老朋友,既然你决定了,我会支持你。”




他笑了笑:“谢谢。”








那天下午我心事重重地回了剧组。休息的时候,我望着天花板想了很多事情,但最终也没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最终我慨然地叹口气,问身旁的尹正道:“如果你一个很好的朋友做了让你不怎么赞同的事情,你会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我。我一扭头,看到尹正正在插着耳机双眼放光地盯着手机屏幕。我瞄了一眼屏幕,他正在B站上看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动漫,屏幕上一群红色蓝色紫色头发的大眼睛萌妹跳来跳去。




我看他看得入神,就没忍心打扰他。不一会儿屏幕上开始播放片尾动画,他关掉了页面,退出了B站,我想这回总能和他聊会儿天了,然后我看见他打开了一个叫什么火影忍者的手游。




我忍无可忍,一把扯掉他的耳机:“尹正你能不能干点正事?”




尹正一个激灵,从躺椅上弹了起来,一脸受惊的表情看着我:“怎么了翟老师?”




我说:“我想找你聊会儿天。”




他说:“行,你等会儿我刚开了一把决斗场,我把这把玩完和你聊啊!”




然后他把我手里的耳机拿了过来重新戴上,低下头噼里啪啦地开始敲屏幕。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花里胡哨地打了二十分钟,然后导演那边有人过来招呼我要开工了。




尹正摘下耳机,转向我:“行了我打完了,你想聊什么啊翟老师?”




我强忍着火气,微笑道:“没事儿了,你继续玩。”




“唉你看看你,”尹正居然埋怨我道:“我刚为了和你聊天打得着急忙慌的,都打输了。你这不烦人呢么?”




我站起身来,拍拍他的肩膀:“行,我的错。我不扰你了,你好好打,我去拍戏了。你这把一定要打赢啊。”




他说:“好嘞,你先拍戏,拍完聊嗷。”




然后他就真的低下头又开始噼里啪啦敲屏幕了。




朱一龙说他和白宇是因戏生情,双男主戏,我和尹正同样是拍的双男主的戏。朱一龙还调侃了我两句。




但是我能保证,我就是把我的手机吃了,也不可能和尹正这家伙生出除了想揍他以外的情来。








再后来,我们在横店补镜头的时候,朱一龙来了上海,说是来探班,拉我一起出去吃一顿。




我立刻就让助理打听白宇是不是也在横店,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我就把尹正也叫上了。




结果果然这顿饭是四个人吃的。




说是来探班,我就知道他不是来探我的。




呵,恋爱中的男人。




我们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一会儿服务员端来一扎冰镇西瓜汁,白宇伸手正要拿,被朱一龙按住了手。




朱一龙说:“你胃不好,少喝冰的。”




白宇说:“没事的啊龙哥。”说着用手摸了摸瓶身:“而且也不是很冰。”




朱一龙有些无奈道:“不行,不能喝。”




白宇依然要去拿西瓜汁,一边说:“啊呀你管那么多,大热天的喝口冰镇饮料都不行啦?”




朱一龙板起了脸来,说:“那行,你喝吧,我不管你了。”




白宇偷眼看到朱一龙的神色,悻悻地收回了伸出的手,他用胳膊肘轻轻戳了戳朱一龙,轻声道:“好啦我不喝了。”




朱一龙依然板着脸,可嘴角却扬起一个微微的弧度。他说:“我去给你要杯热饮。”




白宇乖乖道:“好!”




在一旁看完两个人这番互动的我心情有些复杂。这种感觉不能说是好受,也不能说是难受,就是感觉像是被人硬塞了一口糖渣子,甜得有些腻歪。




我一扭头,看到尹正正在饶有兴味地看着两个人,他一边看一边随手拿过西瓜汁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灵机一动,伸手按住他的杯子,有样学样道:“尹正,你胃不好,别喝冰的。”




尹正也很有灵性地回道:“没事啊天临。”




他说完还想喝,我脸一板:“你喝我就生气了。”




尹正仰头把杯子里的西瓜汁一干而尽,说:“你气呗,关我什么事,你还能打我怎么的。”




我咬牙。真的,一点都不可爱,看看人家白宇。




活该这家伙找不到男朋友。




或者女朋友。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我感觉再不吃完我和尹正就要表演一个当场互相拉黑了。




而朱一龙和白宇那边则是分外甜蜜,两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我听见白宇对朱一龙说:“哥哥,我这段时间忙完就去找你。”




哥哥?




白宇这句话讲得有些大声,我和尹正都听见了,都不约而同露出了诡异的表情。白宇讲完以后,可能自己也意识到了,抬头看了我俩一眼,脸微微发红,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朱一龙倒是很坦然,他旁若无人地伸手捋了捋白宇毛茸茸的下巴:“好。”




然后他把目光转向了我和尹正,我俩不约而同地移开了目光,看向窗外。




我说:“今天天气不错。”




他说:“是啊,和你女装那天天气一样好。”




我的目光落回在尹正的脸上。




“尹正,你信不信我neng死你?”








在停车场,尹正和白宇先后走了。朱一龙和我等车子开过来的时候,他问我:“你俩怎么回事?”




我一愣:“什么?”




“你和尹正啊,感觉你俩都快打起来了。”




“嗨。”我摆摆手:“你别看我俩互相说话难听,其实就是闹闹,我俩平常就这样的。我和他关系挺好的,他是个特别好的人。”




朱一龙点点头,“哦”了一声。




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他这声“哦”有点意味深长。我赶紧回想刚刚我的那番话是不是有说的不妥当地方,想想也就那句“我觉得他是个特别好的人”了。




等等,这话好像有点耳熟。




等等,还是不一样的,我记得朱一龙原话是“白宇真的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比我多了一个特别。








后来,尹正和我心有灵犀地谁也没再提那顿饭的事情。




我就是喜欢他这点,特机灵,有眼力见儿,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尹正突然问我:“咱俩谁大?”




我说:“你大吧,大我一个月。”




尹正说:“叫哥哥。”




我微笑。




我收回刚刚对他的评价。




我说:“我去你丫的。”








-fin-

小笼包,我不比你们差——记与朱一龙的一次相遇

真的喜欢哥哥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们啊,一点隐私都没有……心疼


倾城无我:

这次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开幕式,能和大哥见面纯属无意促成的缘分,沙雕和难过并行,实在是五味杂陈。可能会有人问我为什么打这些tag,且耐心往下看。


 


为了阅读体验,就把“沙雕”和“难过”分开来写吧。


 


沙雕:


 


po在海南上学,但是万万没想到大哥这回会到三亚。周五晚上刷出来这条消息的时候好他妈亢奋(。)


 


后来决定去三亚看看大哥,周六赶制的手幅,周二天还没亮就出发去高铁站了。


 






 到保利瑰丽是中午的事情了,把手里的手幅纷发出去以后我就要进场赶红毯了
,不过没赶上……。说来我可能是命不好吧,纷发完手幅之后就去广场找我的小伙伴了,结果我前脚刚走,龙哥就坐着车进场了,


据我们这边的男粉回忆,大哥在车里,白上衣,黑色口罩拉下来,然后他往粉丝这边看了一眼,看见我们的姑娘举着手幅,还微微笑了。


 


这么美丽的画面我竟然没赶上!!!不开心!!!


 



 后来我进场的时候红毯已经快结束了,没赶上大哥走红毯,大哥过安检的时候我也错过了,据说是我前脚从安检门走过去,大哥后脚就来了orz


 


…………哼!


 


然后就到了喜闻乐见的开幕式会场。


 


这一次我吸取教训,早早入场勘察地形,确认了大哥的座位,甚至还被告知了后台的位置,大概在舞台的右边。


 这个时候我又到了门口,正好赶上大哥入场,我的内心只有三个字。


 我的老天爷啊。


 只见龙哥迎面朝我走来,高高瘦瘦,皮肤很白,头真的不大,很匀称的人,气场是真的冷。


 我当时手有点抖,死活打不开照相机,再抬头,他已经走远了。


 我的内心是暴躁的,大哥你走路也太快了,你看看别的明星,你看看张震,过安检都知道站在那儿给粉丝和媒体朋友拍一拍。


 


不过直播开始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个绝妙的位置!



 


………于是我和一堆炮哥炮姐挤在一起,他们长枪短炮,我默默举着我的小手机。


 我的内心是妈卖批的。


 插播一个事情,当时负责领龙哥进场进后台的大叔坐在第一排最右侧,他可能觉得我是专业摄影,叫我给他拍个全景照,把他和所有明星拍在一起。


 我的内心:……


 我接过他的手机,跪在地上给他拍了,我才十一岁,我好累。


 大叔说:你站起来拍。


 那个时候已经开始直播了,我就在舞台右侧,我好怕入镜,但我还是战战兢兢,当着所有明星的面,站起来给他拍了个全景。


 当我觉得可以歇口气专心拍龙哥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工作人员。


 他:你哪个公司的。


 我:……


 嗯???


 其实我直接说我是邀请函入场的也没什么,但是那一刻我也不知道我脑子在想什么。


 我:爱奇艺的。


 他:……???


 我:哦,我和我旁边这个人一起来的。


 他又去问我旁边的人:你哪个公司的。


 她:凤凰网。


 ……然后我们俩一起被要求后退了。


 我走到大摇臂和后台中间的位置,其实作为相关专业的学生,这个位置能看见很多流程操作,我也挺开心的,但心里有一种不放弃不服输的精神作祟。


 


我看见原来那个位置还有一个大哥没被赶走,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跟他说:哎。


 


大哥:?


 


我:商量个事儿,一会儿要是有人来赶我你就说我是你徒弟,公司派我来跟着,让你带带我这个学徒。


 


大哥可能被我的骚操作搞得整个人都激荡了,于是懵逼地点了点头。


 


我才想起来问:你哪个公司的啊。


 


大哥:我马苏工作室的。


 


我:…………


 


过了很久他回过神来了,问我:你是粉丝啊?


 


我:嗯……算是吧。


 


大哥:看谁来了?


 


我:朱一龙。


 


大哥点了点头,然后我们俩就聊起来了,从我学的专业聊到舞台上的打灯太硬把真人照丑了。这个时候龙哥被叫起来去后台准备上场了,大哥赶紧叫我:哎朱一龙起来了,你拍吧。


 


我:!!!!!!!


 


然后就拍下来龙哥从远处朝我走来(bu)经过我然后去后台的视频。


 


龙哥是真的好看,比镜头里要好看。而且我也不知道为啥,龙哥自带光效,我有一个视频,里面所有人都是暗的,只有大哥在发着光,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2018年的未解之谜了(。


 


龙哥进后台准备,后台口有门帘,但是有风和人走过去的时候会被吹起来,偶尔也会被人掀起来,然后我就看见,龙哥在里面一刻不停地转圈(捂脸)


 




除了李婵跟他交代事情之外,他一直都在转圈。


 


……好,哥哥,算你狠,成熟的男人都爱转圈。


 


他坐在那里的时候可以一动不动,别的嘉宾都在动,只有他,像是静止了一样,我拍了他两分钟,除了中间咳嗽了一下,他真的是笔直坐在那儿,只会眨眼睛。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拍了他两分钟(灵魂发问)。


 


 


 


轮到龙哥上台的时候他直接从后台上去,会场两块大屏幕都能看见他的脸。


 


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我“师父”为啥嫌弃这个灯光了,龙哥本人几乎是到了苍白的程度,脸特别瘦(当时我以为是错觉,事实证明他的确是瘦了),但是被那个灯光打出来以后所有人都是偏黄偏油的肤色,而且他脸上瘦得凹进去的地方变成了两道杠,显得脸很胖似的。


 


大哥下台的时候,一群炮姐往后台冲,想要去拍他。我当时下意识也往里面走,但是一进去我突然意识到不太对,就赶紧出来了,继续在门口等龙哥出来。


 


就是在这个地方,龙哥从我身边几乎是擦身而过,气场冷冷的,很强大。


 


大哥的袜子好像比别的男星的长,从西装裤下面漏出来的细细瘦瘦的小腿、脚腕、脚踝,都被黑色袜子包裹着,皮鞋的头微微有一点翘……嗯我看了好久……。


 


然后大哥回去落座了。这个时候又一波高潮来了(捂脸)


 


我当时还站在后台这个地方看大哥,突然就觉得,受到了暴击,再仔细一看,大哥好像也在看我。


 


你们也不信对不对,我当时也懵了。


 


我开始想是不是我刚才十分钟换了三个身份的骚操作骚到他了(……)不,不可能,他应该没听见(但是那个时候他好像就注意到我了orz)


 



而且大哥整场下来一直没看过左边,一直往我这边瞅。


 


我反应过来大哥可能在看我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迅速把头低下去了。


 


但是。


 


把头低下去的一瞬间我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妈的。


 


老子是来看你的,老子害羞什么???


 


该害羞的不是你吗????


 


想到这儿,我就高贵冷艳地,把头抬了起来。


 


但是刚才龙哥可能是见我低头了,就把头也转回去了。他可能感应到我抬起头了,两秒之后又转过头来。


 


然后我们俩就开始了漫长的对视。


 


我觉得我不能输。


 


但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


 


我和他对视,持续接受暴击的是我。


 


而他顶多会被我丑到。


 


这是一场不平等的战役。我输得彻彻底底。


 


大哥不愧是大哥,对视这种事情都不轻易认输。


 


……


 


以上就是我大概能想起来的沙雕事件,下面就是难过的了。


 


只是想来收获快乐的姐妹可以忽略下面的话了,有些尖锐,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写出来。


 


在去三亚的高铁上,我身后坐了两个纯粉。她们是后援会的,我自称是散粉,印了手幅来应援。她们都挺惊讶的,毕竟这次活动太匆忙,后援会都没来得及准备什么。


 


她们想拉我进后援会,我说有要求吗。


 


她说有,必须是纯粉。


 


我朋友问道:那喜欢朱一龙之外的明星可以吗。


 


纯粉姐姐:可以,只要不是双担就行。


 


我笑了笑,说高铁信号不好,等以后再说吧。


 


 


 


我抱着一百份手幅,到了保利瑰丽门口,那个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三亚的太阳和夏日的无异。我站在酒店门口,发了快四个小时的手幅,顺便组织散粉保持秩序。


 


 


 


龙哥发言完毕回座位以后,有两个炮姐蹲在他身边拍他,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大哥面无表情,我一时之间很难接受。这个事在微博闹了一阵,不作赘述。


从知道要来应援开始我就一直很犹豫,我很担心自己会打扰到他,但是又想到自己以后就算进入这个行业也不一定有机会见到他,这次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了,于是犹豫了两天就来了。


 


我一直告诉自己,你不要妨碍他,就算他在你身边,你也要把他当作普普通通的路人,不要让他觉得不适。


 


因此我录的视频里,从来没有来自我的尖叫声,他当时从后台出来,离我那么近,我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要签名,而是再往后退一点,不要碰到他,虽然那条路足够他通过。


 


我对见到他并无执念,因为他在我心里是足够好的,这就足够了。我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喜欢到只想和他保持距离。


 


回来的时候同学说我傻,他当时离你那么近,你为什么不要签名啊。


 


其实我的机会太多了,在现场我听其他粉丝说起了他的航班信息,听酒店安保说出了他的房间信息,听工作人员说了他的流程,我还路过了他采访时候在的媒体室。我无意中获得的机会太多了,可我真的不忍心为了那一点私欲去打扰他。


 


我把他作为一个理想的形象护在自己心里,真的不想他受到一点打扰。


 


可是在这一路上,我看见了不保护他隐私的酒店保安,看见了打算去他房间门口堵他的ss,还有无数想去接机被我劝退的姐妹。


 


回来的时候,心情真的是复杂的,我见到他了,可又如何。


 


在微博,因为撕了那个炮姐,十分钟我被纯粉骂了五十条。


 


“zhng滚好吗,我们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女鬼滚。”


 


“呵呵,打开主页一看,果然。”


 


那个时候,我已经连续五天每晚睡不过五小时了,为了应援秃头,帮想去应援的姐妹解疑,我皮脆,在太阳底下发了快四个小时手幅之后就脸皮疼。


 


那天晚上我在和一起去看他的朋友吃火锅,可是翻着一条一条骂我的评论,我吃不下去了。


 


还有人私信我要求看我拍的现场证据,看完以后又开始追问我,你为什么能进场,你为什么站在那里而不坐下,你为什么可以靠他那么近,你为什么知道他的那么多信息,你真的不是私生粉?你说话前后不一,你到底是做什么职业的。


 


我被那个人死缠烂打到将近凌晨三点,又气又累,已经开始严重心悸。


 


我不明白,因为我没有粉籍,我不是你们口中的纯粉,所以我就不配心疼你哥了吗?


 


一个纯粉姐姐在现场说:哎,我今天真是没想到,有一个双担,她能做得那么好,让我们这些纯粉都惭愧。


 


 


 


那些骂我的、没有到达现场的dc,她们如果知道这场活动的应援是一个双担自掏腰包费心费力做的,朱一龙曾为这些而笑了一下——那些话还骂得出口吗?


 


直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我还是心悸睡不着觉,吃不下东西。即使我又累又饿。


 


某纯粉粉头联系人来买我上一条发的那个视频,我没卖,一个是因为我对那个粉头没什么好印象,另一个原因是我不想把对他的感情变成明码标价的交易。最后有两个纯粉把她们拍到的角度没有我这个好的视频卖给了那个粉头。


 


 


 


你哥在现场是什么状态,你真的知道吗?


 


有些人说见过朱一龙真人会上瘾,可我见过之后只想他以后好好的,受到尊重,不要再被所谓的“爱”吸血了。


 


我是双担,我是女鬼,可我这能证明什么?


 


我难道不比你们更爱他吗?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所谓的可笑的属性就能磨灭一切,就能理所应当地让我受到网络暴力的压迫而不可以为他发声。


 


我们都是爱他们的,这难道还不够吗?


 


这些所谓的属性,逼迫我们接受的辱骂,究竟是为了维护你哥,还是为了满足你们自己的一己私欲。


 


西方社会学告诉我们,群众聚集在一起就会变成丧失理智的暴民,我想这一定程度可以解释当今的一些粉圈乱象。我当然也相信纯粉里有特别特别多的好人。我见过,我知道。


 


但今天我还是想对他们说,小笼包,我做得一点都不比你们差,我爱得一点也不比你们少。


 


我想卸下我不得不背负的包袱和枷锁,我只想有更多人能爱他。


 


这样不好吗?


 


 


……


以后可能会陆续补充一些小细节,发一些视频,爱你们。


 
他能分出来谁是爱他的,谁是只想靠拍他挣钱的。那几个炮姐他没对着笑一下,炮姐拍到的他回头的照片是在看我。今天我朋友看了那个视频问我,哎,他出了后台是不是回头看了你一眼。
 

每一个明天都比每一个昨天更喜欢白宇

祁玖er:

哭僚,哥哥们真的很好 想对全世界安利你们❤
图来自微博:乡下的喵喵猫

白宇哥哥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我本想说他温柔善良体贴开朗有趣,可一大堆形容词抵不过一个“很好”的词,他在我心中真是一个完全可爱的形象,我希望他快乐幸运,世界对他有完全足够的善意。

mimi0979:

对于小白的分析(3)
我哪里违规了要被屏蔽??

白宇哥哥太可爱了

所以是常温:

终于了解为啥大哥会偷拍白叔了……因为这睡颜实在是…😭😭😭😭

N次对家试图拆柜子,一次我俩把门踹开了。

笑到哈哈哈哈哈差点姨妈倒流居北is rio哈哈哈哈哈一夜七次哈哈哈哈

Iron&Steel:

没吃药。


过于沙雕,没法上升。




1.


曾经有一个真挚的问题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好好回答,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这样回答这个问题——对家有什么缺点?


答:恋爱脑。




2.


在坦诚相待之前,如果说,我是笔直的电杆,对家就是更直的硬钢,某一刻,他的直感动了我。


粉丝:哥哥真的好白啊。


对家:化妆化的。


记者:你是怎么克服紧张的呢?


对家:我没打算克服啊。


记者:你觉得你是用什么方式战胜情敌的?


对家:我失败了啊。


记者:但是最后她喜欢的是你!


对家:那是她的问题啊。


记者:你听懂我前面问的问题了吗?


对家:没有。




3.


真的,我敢保证,如果不是对家有着倾国倾城一张脸,他早就已经被粉丝和记者包围起来,毫不留情地打死了。




4.


所以我超级放心的。




5.


虽然,是吧,我们拍的这部戏,题材比较那什么,搞得我有点小尴尬,可是戏是戏,生活是生活,只要我俩都笔直,哪怕剧里卿卿我我。




6.


很快我就开始有点不确定了。




7.


为什么一个直男,在沙发那么大的情况下,要这么紧贴另外一个直男?


空调也没有那么冷吧?


还是说我这边的沙发会更好坐?




8.


我刚想开口提醒一下,直男与直男授受不亲,对家就按着我的肩膀起了下身,想来是要换个位置。


啊,原来是我想多了,对家只是不小心坐得离我太近,现在他自己也很不自在。


才怪。




9.


为什么当他坐下的时候,距离更近了?


他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




10.


也温暖了我的身体。




11.


真的好热啊。




12.


还有包早餐这事,本来我也觉得挺正常的,我胃不好,但是懒得吃,嫌麻烦,对家就天天给我带。


就,很善良啊,仙子皮囊,仙子心肠。




13.


发小说,你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今天胃不好的人是我,在我不会死的大前提下,你会这么善良,每天给我带豆浆油条小笼包吗?




14.


对不起,我是个恶人。


还包发小早餐,我没往他粥里下毒,都说明我还有一丝人性与良心尚未泯灭。




15.


但是我坚信,这是因为对家好人。


对家看起来就是个好人,也是个美人。




16.


他虽然美,却有着与美貌完全不符的巨大力气。80KG铁,他举得轻轻松松。


我不信了,我一定能举起来,一次就可以了。我竭尽全力,我咬牙切齿。




17.


杠铃纹丝不动。




18.


当我的粉丝一定很快乐,在全天下母亲粉流着泪劝自己的乖儿子千万别去健身房举铁的时候,我的粉丝什么都不用做,只用惬意地幸灾乐祸就好。


哈,举铁?放心吧,我们家这个,举不动的。




19.


但是掰手腕的时候,对家的力气忽然又变得超小了。




20.


我面红耳赤地把他掰过去,想象中的掌声和欢呼没有响起,工作人员捧腹大笑,说我对家犯规,泄洪了!


不是,能别这么小瞧我吗,我好说歹说比他还要高上那么一丢丢呢,怎么就成他放水了?




21.


我说,再来一盘。


对家说不要了吧,你不累吗?


我很坚定,不累,再来一盘!




22.


秒输。




23.


很多悲剧,从开头就已经注定了。




24.


我累了。


从这一刻开始,我要做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25.


再有就是吃鸡,我们俩没事就一块打打游戏,结果那天正好撞上一个职业玩家,我很开心,终于不用苟二十分钟了,大大带我们躺鸡吧。


没有了必须要赢的压力,对家就很有余裕了,有的没的和我聊天。




26.


我为了听对家说话,尽管隐约听到那个职业玩家的声音,却也没心思去分辨他到底说了什么,只顾着回答对家了。




27.


职业玩家大概也有点心累,放弃了和我们交流,自顾自端着枪去冲锋陷阵了。而我一个晃神,就中了一记。


我跟对家说,扶我扶我扶我!扶朕起来,朕还能苟!


对家说,来,喊声哥哥听。




28.


我的直男雷达还是很灵敏的。现在它告诉我,正常的男生,是不会在你倒下的时候,趁机让你喊哥哥的。




29.


参见我和我发小,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喜当爹。




30.


我只能假装没听见对家的话,生而为人,死得其所。




31.


起码在我的游戏角色光荣牺牲前的最后一刻,我都保持了我的笔直,我的忠贞,我的不屈。


我真棒。




32.


其实私底下我确实有喊过对家哥哥的,但这,对吧,这能一样吗?


这大庭广众的,你说要是就只有我跟你在玩,那我就喊了,是吧。




33.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34.


要怪就怪对家太好看了,真的太好看了,很烦啊。




35.


经常我都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自发自觉做出了反应,结果工作人员就说我口嫌体直。


你们错了,我只是颜控罢辽。




36.


我开始想办法,把自己和对家从那疑似走歪了的路上掰回来。


这个办法,不是那么厚道。




37.


对家演戏十年,和我拍完这部剧才开始火的,在那之前,他没办法自由地挑选角色。


所以他真的是啥都演过了。




38.


包括毛猴。




39.


这真的是一个超好的突破口,请问大家见过哪个Gay会天天给别的Gay发毛猴表情包吗?


没有的吧,所以这说明我和对家都很直啊。




40.


对家果然因此感到无语,但他又不能真的打我,只能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我真的是太机智了,一石二鸟,既给了粉丝一个交代,又划清了我和对家的界限,攻受啊不是泾渭分明。




41.


结果我发现,这一招前面还比较灵验,后面就慢慢失效了。


对家他,居然,习惯了。


之前提起毛猴他就咬后槽牙,现在,他已经学会微笑面对了。




42.


这就苦了我了。




43.


我不是真正的快乐,我的毛猴表情包只是我穿的保护色。


现在没有猴保护我了。




44.


对家给我发语音,怎么后面他们都不发毛猴了?你也不发了。




45.


这里必须要说一点,对家的声音,那是相当的好听。


用网络流行语说,就是苏,苏得粉丝想给他生一座花果山。




46.


所以你们可以想象,当他用这样的声音来说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感到一种深深的违和,和深深的无力。




47.


您老是抖M吗?




48.


事实证明他不是,我才是。




49.


明知道对家很忙,我还非要邀请他来我直播间玩耍。


粉丝都很期待,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热闹的一次直播了。大家翘首以盼,等着对家空降。




50.


然后他鸽了。




51.


对家人美心善,没什么不好,就是很电子废,研究了半天他都找不到pk按钮。


再有一个,他也很忙。


但他确实是人美心善的,还发了语音让我帮忙解释:“我不是不想来,但是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




52.


我知道啊。




53.


我当然知道啦,大忙人,行程排得那么满,连和我一起吃鸡送快递的时间都少了。




54.


无所谓啊。




55.


啊,可能,也许,或者,有那么一点点所谓吧。


但我还能怎样,能怎样,最后还不是落得对家的下场。


成年的世界没童话,好聚好散如此便罢,各自潇洒。




56.


在我沉浸在伤春悲秋里无法自拔的时候,雪上加霜,我的黑热搜也来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我对家的N个话题就这样出现,空降热搜前十。




57.


万万没想到,我对家长得那么柔弱,看起来那么温和,刚起来这么强硬。


真是人不可貌相。




58.


更没想到的是,当晚他就来和我开诚布公了,一片赤诚真心袒露在我面前,这是个人都没法拒绝吧。




59.


更何况他还长得那么好看。




60.


我说我是个直男,对家说没关系,他也是。但是我们可以慢慢来。




61.


于是我们就开始了秘密而没有方向的地下恋爱。




62.


我虽然不是母胎solo,但我真的没试过跟一爷们处关系,恨不得全网搜刮一下男男恋爱秘籍,当然网上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我就很茫然。




63.


如果是个妹子我还可以给她买买买,为她放弃游戏,这样那样之类的。


可是我对家有钱,也爱打游戏,那我岂不是只剩下最后一个选项?




64.


但对家说过,要慢慢来,一下子就到那一步,是不是不太合适?




65


而且我还没有经验,怕弄疼他。




66.


没办法,只能精神恋爱了。发微博掐一下时间点,工作室文案隐隐约约cue一下,广告拍摄现场稍微眉来眼去一阵……什么的。咳。




67.


我还算收敛的,主要是对家,他本来性格就很刚,还是白羊座恋爱脑。


虽然我也是白羊座,哎,但是还是很不一样的。




68.


我是圈地自萌,他是巴不得拿个喇叭昭告天下,大家好,我们在一起了,我的言行举止都在暗示你们,我们在一起了。


周围的人纷纷表示没眼看,而粉丝,对了我俩还有CP粉来着,我登陆微博小号,想看看大家是不是被甜得晕过去了。




69.


“什么同款,不是,就是买一送一。”


“巧合而已,没必要什么都往CP上扣吧。”


“掐什么时间点,哥哥们都那么忙,你觉得他们会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掐时间点吗?”


“星空是星空,宇宙是宇宙,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怎么想的?”


“吃糖可以,理智一点,不要住脑,不要xjb磕,这么硬,也不怕硌了牙。”




70.


太感动了。




71.


粉丝就是会为我们着想,怕我们的事情传出去有什么影响,千方百计地替我们圆场。




72.


但是这依然不能阻止我对家的恋爱脑,出了国都还时时刻刻惦记着我。这个是罗马假日拍摄场地,你喜欢的小绿就是这部电影里的。这个是权力的游戏的演员之一,你喜欢这部作品吧,你在采访里提过的。这个冰淇淋口味任选,你看,我挑了椰子和芒果,芒果在下面是因为我先点的这个。我翻了双担的牌子。你吃辣府了啊,那我也去。你没发现我这条掐点了吗,罗马时间933,晚一分是因为国外网络不行,你怎么能没发现呢?




73.


大哥,我好怕啊。




74.


柜门说它快倒了,我撑得好辛苦。


我力气没你大,你悠着点行吗?




75.


我合理怀疑我对家谎报了年龄,因为以我的人生阅历来看,三十岁男人不太做得出这些事。


这更像是初中生早恋时会做的。




76.


幼稚,幼稚,而且幼稚。




77.


不过还挺可爱的。




78.


他还有个幼稚的地方,就是爱吃醋。




79.


而且还不是小女生那种无理取闹发脾气式吃醋,而是相对成熟的三十岁大男人式吃醋。


具体表现为:一言不发,盯着我看。




80.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老坛酸菜牛肉面。




81.


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比起别的男明星来说,我要更容易吸引男粉。


对家沉默了许久,终于开了金口:“你为什么要对男饭笑?”




82.


不是,本来对待粉丝就应该要温柔点,男粉还是粉丝里稀有的品种,好吧虽然我的男粉可能相对而言也没有那么稀罕,但是我不对着他们笑,难道还能对着他们哭吗?


我能吗?




83.


见我不回答,对家就继续回到沉默的状态里去了。


可是美人的沉默是普通的沉默吗?


不,这是变相的撒娇啊。




84.


哄人一般都是亲亲抱抱举高高,不过第三项,我感觉有点困难。


那就只能先亲亲看了。




85.


也不知道怎么亲着亲着,我就晕乎乎地被他压在身下了。




86.


疼,真的疼,疼得我胡思乱想,满脑子都是激情洋溢的专业解说。


“各位观众,各位观众,最激动人心的一刻就要到来了!居北与北居队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经过一个半月的拼搏,两支球队终于晋级决赛。”


“比赛正式开始了,两支球队精神饱满,踢得很有章法!球迷们的欢呼声在哪里?”


“哎呀,居北队的球员一个抢断!射门!射进去了,他射进去了!”


“球进了,居北队先发制人,率先进球了,恭喜居北队,这下我们的北居队有压力了吗?加油啊!”


“在先失一球的情况下,北居队可能会有点精神压力……但是鹿死谁手还不能过早断言。”


“好的,上半场比赛结束了,目前比分是7:0,居北队遥遥领先。让我们期待下半场的比赛!”  




87.


我当然也想反抗,可是在对家不配合的情况下,你们真的以为我能赢举铁80KG的金刚芭比吗?


那也太瞧得起我了。




88.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不,我不敢。


告辞。




89.


第二天醒来时,我只想立刻拉对家去KTV高歌一曲好心分手,如果我还有那个力气的话。




90.


虽然,也不是完全没爽到。




91.


罢辽,结束这个话题吧。




92.


我俩当然不会把这种事四处宣扬,但是居然不少人看出来了。


“就是,你整个人的气质,最近变得……越来越……你懂吧?”


我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做一个傻子多么好。


“到时候你的男粉就更多了。”




93.


我脑阔疼,屁股和脑阔一起疼。


男粉多,就要被这样那样,然后男粉就更多了,然后又要被这样那样,然后……


这是什么无解的恶性循环?




94.


感情突飞猛进,对家的恋爱脑也在突飞猛进,我只是随口提了一嘴,微博评论有人说我的机场造型太过随意,眼镜都没换过,他就去把意大利的眼镜店都逛了一遍,挑了几副好看的买回来送我。




95.


我服了,我真的服了,我心服口服,我respect.




96.


要是我说我的屁股太过疼痛,对家会放过我吗?




97.


不,他不会,他只会让助理把全世界的药店逛一遍,买几管最好用的药膏送我。




98.


没看出来,我对家走的还是狂霸酷炫拽总裁路线,明明他长得更像适合被我金屋藏娇的那一个啊?




99.


对家的恋爱脑不仅体现在买买买,还体现在情话的功力大增上。




100.


那天他忽然对我说,他发现了他自己一个优点。




101.


由于对家从来都不是喜欢自夸的人,我还有点诧异来着。




102.


然后他就发了句话过来。




103.


“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104.


......




105.


你是谁!你把那个说句“你带火机么得”都会脸红的单纯大男人还给我!




106.


其实,我对家真的很好的。


他很努力,很踏实,很认真,是一个敬业的好演员,也是一个优秀的好男友。




107.


除了在床上和踹柜门的时候,他都很温柔。




108.


所以我也要不断努力,要让自己以后更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和爱你的人。




109.


现在拆柜门还是为时过早了,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我和他都会变得足够好,足够温柔,足够强大。




110.


十年后,我和对家手牵着手站在大家面前,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人:其实他不仅是我对家。


还是我对象。




111.


一辈子。








Fin.







哈哈哈哈是我本人没错,白宇哥哥我爱你!

巍澜and居北:

woc   我要@居一龙!他老婆被男粉调戏了!🙉🙉🙉🙉🙉

北北听见了还回头对男粉笑了一下!🙊🙊🙊大嫂!大哥提着四十米斩魂刀赶来了!!!

居北的小虫:

【无责任拼图】

这个侧颜太好搞了吧,存了好多龙哥的侧颜,手边没有ps,回来好好捯饬捯饬

小白今天太刺激了受不了

好厉害的大佬!太有感觉了八

北居:

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