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羯

我不吃安利。

好厉害的大佬!太有感觉了八

北居: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朱白/龙宇】快穿之拯救BE男配(连城璧篇25)R18慎入

哦呼

折云的flag号:

前篇看这里: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分割线——————————


看前须知:本章高能❗R18有,囚禁play有,黑化璧璧有,情节断层有,慎入❗不能接受的朋友可以选择跳过或者自己拉灯,不影响剧情的连接😘😘~我已经背好锅了,求轻点打啊啊啊啊啊啊T^T


(一)论一言不合就黑化的连城璧


(25)


如果可以接受,我们直接走外链:走weibo,别点赞转发评论哦


一点碎碎念:下一章开始会解密,关于我们璧怎么就黑了qwq以及白宇哥哥的腰会怎么样。
艾玛我又卡文了。。明天估计会和今天差不多晚发。。哎流泪辽

他乡月。

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Iron&Steel:

●pwp,纯属虚构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




白宇和我认识的时间长短不合适。长一点我们能当个好朋友,需要的时候转发一下微博,大家多多支持某某的新戏,谢谢啊。短一点我们是过客,萍水相逢,谁都别把谁当回事,客套一下差不多了,又不是要相亲。


光阴卡在一个尴尬的点,我对他的胡子的嫌弃尚未退却,靠在一起吃饭时掌心会出汗。这可以归结为夏日炎炎,其实饭馆里没那么热,扇叶一上一下对着顾客点头哈腰,送出足以抵消食物缺点的凉风。


那就是紧张,彭军师下了结论,思索许久,满脸恍然:你怕白宇吃了你?


我觉得认识这人的时间够久了,差不多今天就可以做个了断。




在白宇又一次迷迷糊糊靠着我肩膀睡着时我就知道了,这不叫紧张,我没有面对万众瞩目,工作人员各忙各的,对我们这点超乎常人的亲昵不以为意,我也不用坐在椅子上回答记者刁钻古怪的问题。


我的心脏跳得太快了,怦怦,怦怦,我都怕下一秒它从我胸腔里劈出一个口,小心翼翼地爬出来,像光辉女郎从管道挪向蚁烟稀少的地方。


白宇平时很闹腾,一到休息时间片场就被他擅用为相声专场,工作人员的笑声捧起他的种种搞怪。他说他私下很安静,我也是信的,像现在我的心跳声大如雷鸣,盖过他均匀清浅的呼吸。




我的平衡车总是被他占为己有,他踩得很熟练,一旦视野里出现我,立刻歪倒,手伸过来:哥哥,哥哥扶下我。


他天生会撒娇。因为他知道大家都吃这一套,谁能被他的笑眼盯着超过三秒还面不改色?他胡子拉碴,看起来甚至比我还大,但全剧组的人都在惯他宠他,拿罩子将他盖起来,供以新鲜的氧气和充足的水分。


一般人喊我朱老师,一龙,龙哥,这已经到我极限,没有人愿意自讨没趣,碰一鼻子灰。白宇的肉垫就踩进雷区了,哥哥咱俩比蹲下,哥哥你车借我玩会呗。


我该阻止他,划清界限,这事我熟能生巧。可他毛绒绒的,我暂时没有虐猫的癖好。




长久了这就演变为条件反射,他拿着麦克风,歌词里有个“哥”字,我都上赶着“欸”一声,干脆利落,招来他不客气的白眼。第二回他避开那个字,后面他依旧唱,却不理会我的捣乱。


他看着大大咧咧,心思比谁都细腻,说不出来的话他就用歌词替代。我是明白的,但他唱的都是什么:手足情兄弟心,你为我遮风挡雨。


还是不了,他比我还高一点,天塌下来也是他的手先够到。可他确实比看起来柔弱,面红耳赤推不动杠铃,又开始耍泼耍赖:你说你长这么帅,力气还这么大,让我怎么活呀!


工作人员窃笑,用眼神告诉我:你拿他没辙的。




错就错在他和我不是一类人,酒精蒙了他的理智,撕了我的面具,工作人员在隔壁房间猜拳打牌,笑闹声透过薄薄的墙壁传过来,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到他的锁骨里,转了一圈,又沿着他紧实的皮肤流下去。


疼,他喊,你轻点哥哥,你,你出去。他语无伦次,我恍若未闻,加大力道冲撞着,看他把脸埋起来,白色的床单洇出一小圈水迹。


我大概早就想这么做了,在我第一天看见他,大太阳迫使他脱下外套时,半湿的衬衫摸着他的蝴蝶骨,勾出他的腰线,肆无忌惮地招惹人。工作人员都在看着这边窃窃私语,他一无所察地露出两排小白牙,你好,我是白宇。


现下我们把礼貌和廉耻都扔到九霄云外,他的哽咽求饶被我堵在齿间,我们像爱人一般接吻。他的胡子没有看起来那么扎,嘴唇比想象中还要更柔软。




这算各取所需,你情我愿,顶多是我有点收不住,让他掉眼泪了。作为补偿我把他抱到浴室里,水流击打着我的脊背,让我的理性回笼,我知道我可能做了错事,愧疚是有的,但并不后悔。


那种滋味,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至少该尝一次。




我又错了。一次是不够的,我的自制力没好到允许我停留在浅尝辄止。食髓知味是生物的老毛病,我没能克服。


白宇太乖了,他连微弱的挣扎都没有,疼的时候就一口咬在我肩膀上。


唯一一场需要露肉的戏都拍完了,我没什么好顾忌,他又不是尖牙利齿,他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是软的,除了此刻被我掌控着的某一处。




我照例帮他洗完澡,他蜷成一小团睡着了,像胃痛的赵云澜,但我很清楚我身边躺着的人不是赵云澜。拍戏这种事,过程里是当全力以赴,了结后就不必往心里去,毕竟都是演出来的,骗谁呢。


空调温度低,他循着热源摸索到我怀里,半梦半醒睁开一只眼,哥哥。


我还没应答,他又去找周公。我无可奈何地摸着他的头发,盘算着晚点再去冲个冷水澡。


至此我依然不知道如何定义我们的关系。爱人?远远不到。尽管工作人员无时无刻不在起哄,亲一个,抱一个,仿佛我们当真是一对。




解答这个问题的竟然是粉丝,比知己更知,比密友更密。这个形容堂而皇之,遮住暗流涌动。我起身又坐下,挨白宇更近了些,几乎要把他挤扁。沙发那么大,主持人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不介意被看穿。在我从家里翻窗户爬出去玩时我妈妈就意识到,她儿子永远不可能是乖乖待在安全区里的人。不过大家都很厚道,替我们打着营业期的幌子,掩盖大部分的既定事实。


假如白宇是个女的,到这一步,我三十年的零绯闻史势必要被打破,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无论我们夜间有多逾越,天光一亮,我和他又是两路人。


他也明白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再也没喊过我哥哥。




有一晚我又做得太狠,拍戏强度也大,他的脸色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更不好,憔悴苍白,被厚厚的粉底盖过。


我有权沉默,有权视而不见,但最后我走过去,压低声音对导演说,你去看下小澜澜,他好像发烧了。


导演眼睛瞪大:你喊他什么?


我该喊他什么呢,宝贝儿,亲爱的,我喊不出口,我们也没到那种程度。导演起身去给他找药吃,白宇摆摆手,勉强勾了勾嘴角,没事,我没那么娇贵。




他是不明白,生病的是他,难受的不止他一个。我忍无可忍,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过水杯和药,看着他把药片咽下去,喉结微微滚动。


等他闭上眼我又懊恼,我这是在做什么?施舍些无处安放的怜悯,做出慈善家模样?我大可以不管他,由他死撑,左右是伤不到我。


是我自私,我自己怕疼。我不想看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我来播撒些同情和照顾,显得我好慷慨。




我们的营业期不长,按照圈子里的说法,是时候解绑了。


经纪人拿笔尖戳着桌面,冷静客观分析利弊,你看,剧已经播完下架,新戏准备提上档期,接下来就不需要跟白宇互动了,专心宣传新作品吧。


我猜想白宇那边也是有人那么跟他说的,有一晚直播从头到尾他都没提过我。还有别的原因——先前他说我要去直播间,粉丝很期待,他也很兴奋,可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发了语音让他替我向大家解释,实则是借此机会向他解释,于是有人抓住把柄,你们看,这是单方面互动,某人想解绑了,某人还不死心。


那几天白宇仿佛人间失踪,或者说从我的世界里失踪了,微信不回,电话也不接。




他退回界内了,我自然可以顺着坡下,从今往后大路朝天各自走,谁都别回头。


白宇的黑热搜来得很快,我们俩人气上升速度太迅疾,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我早有预料,也已经习惯。


但我知道他介意。


他整天把笑挂在脸上,伤疤痛楚藏着掖着,时间长了粉丝真被他唬弄,以为他心如铁石。他会戴着耳机看完很多条负面留言,然后不说话,把帽檐向下扯一点,手指都是抖的。




我本无意宣传我的新剧,并不是说剧本有多烂,剧组有多不好,只是我没觉得有多大必要,这就是一部戏,十年来我拍了很多部这样的戏,它不特别,也不突出。


黑热搜升到首位了,我拉了群,和小室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商量讨论,热搜在短时间内阵容大改,粉丝撕得天昏地暗,你们看,这就是你们口中的好哥们,一个被黑,一个无动于衷,还在那里讲些有的没的。


她们措辞难听恶劣,我不在意,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希望白宇回我信息,我没机会再管他的早餐了,不知道这几天他吃得好不好,饱不饱,胃病还有没有犯。




在我等到他的消息之前,经纪人气急败坏找上我,道理讲了一长串,我都没听。我在圈子里沉浮十年,不是为了在谁的教育下战战兢兢地向前走。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这我知道,就连同林鸟在大难临头尚且各自飞,遑论这回的事件与我全不相干。


可有些事情我又记得太清楚。我记得白宇骑在平衡车上,笑着搭住我的肩膀,哥哥你不准躲开啊不然我要摔了。我记得他把独自在一旁吃盒饭的我拉到太阳底下,你们看龙哥多心机,躲在角落不晒太阳,只想让我一个人黑!我记得他睁着双惺忪的睡眼露齿笑,记得他专注又紧张地帮我剃胡子,记得他把我从自己的小世界里拽出去,记得他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记得他从机场另一端向我走来,记得他的全部,好与不好,好占大半。




白宇在凌晨两点左右发来语音,哥哥睡了吗?这问题很无聊,且自相矛盾,我认认真真回答,还没有。他说你唱首歌吧,唱安眠曲,我睡不着啊,我不困。


我把手机支好,拨弄着吉他弦,看着摄像头另一端分明昏昏欲睡的他。


是首几年前的老歌,一部荒诞又讽刺的黑色幽默电影的插曲。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他知道歌名,他肯定知道。不然他不会再次露出那样的笑,纯粹明亮,温柔喜悦。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







太太好棒!

xxxsai林:

Quick sketch,

Base on BAZAAR magazine concept.

After coloring, I suddenly think two of them like hunter and vampire.Hmm I think that AU is not bad, maybe I will draw more about it )U w U)


【巍澜】谁还不是个金主咋的-9

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冬佩利儿:

结尾有好东西!!!记得点!!!


影帝沈巍x家里有矿脑子里也有矿赵云澜


又名:影帝不是讲究人
脑洞来自我亲爱的虎老师




一个稍嫌冗长的亲吻结束,赵云澜只觉得全身都在发麻,呼吸都轻轻颤抖起来。


沈巍捏了捏赵云澜,觉得这傻子不说话的时候实在诱人,忍不住调戏道:“这就起了?”


“沈巍。”赵云澜严肃地推开了影帝,诚恳道:“虽然现在关系已经确定了,可我认为我们应该循序渐进...”


沈巍:“...”


此时此刻,有人敲门,救了赵云澜狗命。


“那个...老赵啊...”大庆的声音从门缝里穿过来:“我们这是做正经营生的...”


沈巍愤恨地牵着赵云澜往外走,赵云澜还不知死活地念着:“对对对,我们应该从牵手开始...”


 


“哇哦。”赵云澜被扔上了特斯拉,不知为何,心中有点莫名的悸动,见沈巍凑过来,少女澜连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沈巍:“......”


原本只是想帮他系上安全带,见赵云澜透过指缝偷瞄自己,沈巍突然脑子一抽,伸手在赵云澜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赵云澜条件反射地伸手捂住痛处,这就让沈巍飞速地在嘴上亲了一下。


看着赵云澜一脸懵逼的样子,沈巍的心情总算好了点,面带微笑地坐上了驾驶席。


一路上赵云澜看着沈巍欲言又止,最后下定决心问道:“沈巍,你不会还是处男吧...”


高速行驶的特斯拉猛地一打滑,在马路上留下一条蜿蜒的痕迹。


“你冷静!”赵云澜伸手死死地抓住安全带,大吼道:“处男也没什么!我不介意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巍被他吵得脑仁发疼,将方向盘回正,皱眉道:“别吵。”


“真的,没关系的...”赵云澜在心里为小明星心痛得默默流泪,安慰道:“以后如果不会,我都可以教你...”


沈巍为了哄赵云澜日后再说,只能咬牙切齿道:“那你可要说话算话...”


赵云澜好心地拍着沈巍的肩膀:“算话,绝对算话...”


 


今天没回四宝山那破烂地,东河桥的别墅稍微宽敞点,赵云澜寻思着天有点晚了,小明星再小也是个腕儿,不方便独自出入的,打算让他就跟自己一起睡了。


当然他对小明星是不会出手的,虽然他看着沈巍就心跳加速,可小明星未经人事,赵云澜决定比以前更加珍惜他。


你不睡人,人恒睡你。待得赵云澜明白过来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是三轮事后了。


赵云澜在门口鼓捣了半天也没能把门打开,太久不来这屋,指纹锁没电了,赵云澜管沈巍要充电宝,要完充电宝还要充电线。听说沈巍没有,赵云澜就一脸怜悯的表情看着他,沈巍对傻逼已经渐渐免疫了,面无表情地去隔壁借了东西回来。


充电宝闪烁着淡蓝色的光,不一会听见嘀一声电充上了,赵云澜这才开了门,沈巍正要走进去,被赵云澜拽住手:“你等会的。”


赵云澜把沈巍的手指抵在门口的感应器上,说道:“以后如果我不在,你想来就可以直接来,还有几套房子回头把钥匙什么的也给你一套...”


沈巍疑道:“你...经常给别人你家钥匙?”


赵云澜愣了:“没有啊?就给你一个。”


沈影帝认识赵大仙这么久,最受用不过此刻。


沈巍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对此人心动,赵云澜犯傻也好,嘴贱也好,但他对自己毫无保留,愿意为自己一掷千金,也愿意为自己挖空一颗真心。


要自己喜欢他,倒也不是不行。


沈巍正品着爱情最为美妙之处——也就是自作多情时,赵云澜设完了指纹,他擦了把不存在的虚汗道:“这样下次如果你再来拿什么东西,也不怕被人抓了。”


沈巍:“......”


 


“走啊,愣着干什么?”


本着日后再说的想法,沈巍憋着一口恶气进了屋。


约莫二十来分钟,赵云澜先洗完澡,穿着浴袍大咧咧地朝沈巍走来,手里拿着两杯白色的饮料,沈巍接过,晃了晃玻璃杯里的冰块,有些玩味地笑道:“白俄罗斯?”


啧,嘴上说要循序渐进,现在还不是要灌我酒。


赵云澜差点呛着,摇头道:“就椰树椰汁。”


沈巍:“......”


面对赵云澜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沈巍实在是忍不了了。


赵云澜本来正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沈巍盯着自己,有些尴尬地收敛了坐姿,用浴袍遮了遮自己的两条毛腿。


“怎么了怎么了,不就给你喝个椰树椰汁吗?”赵云澜哭笑不得道:“你要喝白俄罗斯我去给你调行不行,你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沈巍心里有了计较,演起戏来十分不含糊,他双手抱着肩膀,扭头不看赵云澜,双眼含泪道:“赵云澜,你是不是对我的身体没有兴趣?”


沈巍在心里被自己雷得四分五裂,赵云澜却被沈影帝超绝的演技虐着了,连忙解释道:“我没有...”


自古成大事者,能人所不能,能忍人所不能忍。


沈巍眼睛颤了颤,落下两滴泪来:“我不想要什么循序渐进,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还不够吗?”


他走到赵云澜面前,捧住他的脸庞,颤抖道:“赵云澜,我要你。”


 


赵云澜看着沈巍失落的样子,心里千般失落万般心疼,只想用倾尽所有来换他朝自己笑一笑。


 


赵云澜笑道:“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你若还有什么想要的,都拿去。”




——————————————————————


赵云澜:“我在龙城五套房十辆车,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值个小几亿,浑身上下都给你,就连我的一颗心都是你的,你还想要什么?都拿去。”


沈巍:“脆你皮鸭。”


赵云澜:“......”




【相看两问】就是两个人面对面,都是一脸问号的表情。

2018.7.11-2018.8.10个人车向文章整理合集

滴滴~学生卡~

一个深夜改名的绡绡:

 今天刚好是我写巍澜文整整一个月的日子啦。


这一个月以来写巍澜真的写的很开心鸭,也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希望以后大家能继续喜欢φ(>ω<*)


下面是我所有巍澜及巍澜衍生拉郎向肉文:




巍澜:


r18向/无意识性爱/实验台play/枪套背带梗




r18向/山河锥play/实验台play




r18向/特调处大厅play/公众play/惩罚play/捆绑play




r18向/办公室play/半公众play/手·枪play




r18向/公厕play/手铐play/惩罚play




r18向/车前盖play/野外play/病娇play




r18向/地铁play/公众play/角色扮演play




生贤:


r18向/油画play/画笔play/足♂交/浴室




猴光:


r18向/人兽play/树干悬空play




夜贤:


r18向/吸血play/暗巷play/初·拥/囚·禁




我澜/我宇(不喜勿入):


r18向/棒棒糖play/假xing器play




上面的外链接都是图链,不存在翻车情况,点进去看不到车的多半是加载问题,请自行刷新。


好啦,那我们就下辆车再见吧ヽ( ̄ω ̄〃)ゝ


爱你们,mua~

走♂肾走♥心文章汇总来一发~(各种刺激的cp都有)

🚙🚙

蓝翎听雨:

大概整理了我这一段写的,还不错的几篇,让我的小宝贝们省点劲儿,快来吃你们最喜欢的兰博基尼还有拉郎cp😘😘😘(我喜欢大家一起快乐,多多互动,小可爱们,多给我宣布推荐,扩大咱家的势力啊~)


一、【尤东东历险记】(傅红雪x尤东东)(搞笑,高速,微虐,结尾RRR级)


上篇:酒会/误会


中篇:情丝绕/恩情/强占 


下篇-:撕咬/心软/不耻


完结:高速车—接纳—欲求


小甜番外:营救小东东


二、【野人的欲望】(毛猴🐵x曹光)(搞笑,高速,微虐,结尾RR级)


前情回顾:可爱设定


巍澜夫夫卖曹光:赵云澜竟把曹光卖给面面当媳妇?


 上篇:角色乱炖,走剧情,略搞笑〜( ̄▽ ̄〜)


中篇:你的毛猴正在偷偷观察你~~超可爱(๑• . •๑)


下篇:这个根本不是一个食人族Ծ‸Ծ而是一个大流氓~(不想开车的猴子不是好野人)


大结局:毛猴花式护妻~曹光逐渐沦陷~夜尊横叉一脚


(番外之奖励):


相关设定:必须要看的设定,野生大自然生理结构♂


上文:奖励#爱欲#相守


下文:火辣*沙发*倒♂刺


小甜番外:营救曹光


三、【坠机】(罗浮生x杨修贤)(我最过分的一对儿(ಡωಡ)hiahiahia)(兰博基尼)(RRRR级别)


上:浪♂荡杨修贤,男女通吃,坠机前兆~


中:夜店钓美人~棋差一招~惨遭坠机(T ^ T)


下:兰博基尼~高速飙车,系好安全带,买好晕车药


(番外):☀️杨修贤,没话说!!!


上楼梯:一辆众人呼应的大车开来!!!慎入~特殊的上楼梯方式


进浴室:上完楼梯进浴室~~缠绵悱恻♂太阳他~~~


四、【囚徒】(樊伟x牧歌)温情车♂戏(R级)


全文:霸道总裁的巧取豪夺~两个人互为囚徒,都栽了~!


番外:这种占有欲,让人害怕,又让人沉迷~


 


 


 


 


 

好可爱鸭

xian_shiの微ˇ笑:

同志们了解一下这些沙雕图,咱龙哥是可以举80kg铁的澜人😂😂(图来自建个小号犯花痴)

狩猎『罗杨』

素以研:

罗浮生×杨修贤


ABO,pwp,R18,一发完。


就想欺负杨修贤


点不开石墨点微博


PS:别说我黄我已经很克制了……我脑子里面比这个惨的多_(:з」∠)_